长船 大般若沼民

【刀剑乱舞】心意(般女审)

自家审注意


大般若在本丸显现后被自家【大般若さん真的好太符合自己理想型】的审神者偷偷关注了。本就对这位付丧神有着莫名好感一见钟情的审神者在日常的观察和接触中越来越沦陷了,好感也是蹭蹭得涨。付丧神待人接物都十分优雅而洒脱,做事干净利落,待人方面也很得体。与存在优雅华丽的距离感又散发着天然色气的初印象不同,却是个勤俭持家有很相处的居家型好男人。闲暇时小酌几杯徒增风度。


其实审神者那道若隐若现暗中观察自己的视线却早已被不知道比自己大了多少辈的刃全都看在了眼里。付丧神一边偷笑着“真可爱”一边出于为了让少女看清她自己的心意的目的故意疏远了她。


龟甲【照这样下去,主人大人很快就会死心了吧。会重新给我想要的放置play呢,那冰冷的视线真棒】


巴形【虽然不想打破你的幻想,但你现在也是在放置play】


极部【主,她已经。。。。】


知道实情的长谷部听到他们的话心如刀绞一般


随着时间的推移,审神者甚至无法看见对方的身影,被长谷部点通的审神者的心也在一次次无法传达中受折磨。同时审神者的身体状况也越来越差了,从本来一天只吐出几朵花到现在晚上已经无法正常入睡。严重缺乏睡眠再加上贫血让本身体格就不是很健壮的她几乎如同行尸走肉一般。


可怜了知道实情的长谷部,一边是自己最讨厌的刃,一边是自家主的性命。就这样夹在中间左右为难。


审神者最终拼上性命,鼓起勇气打算最后一搏。


于是今夜的守夜近侍的人选就敲定了(这个本丸暂时没有开寝当番,守夜近侍睡在外面的隔间)


审神者把他叫了进来。付丧神平时梳理整齐一丝不乱的银色长发此时就随意地披散着,但没有显得凌乱反而衬得脸部线条更加柔和了。照在白色睡袍上的月光在他身上都失去了光彩。审神者不经意之间看呆了,在意识到自己的失态时,立即把目光收了回来。“完蛋了,要被大般若さん当痴汉看了吧”


【那个,我,我有点事情想和您说】万事开头难,好不容易整理好情绪的她小心翼翼得地开口.


【呀嘞呀嘞,这么晚了。来找我谈是不是有什么秘密要告诉我呐?是想和我喝一杯吗?如果是的话,那就抱歉了。我不会让你这种未成年人饮酒的。亦或是~你爱上我了?】


付丧神玩笑般的口气却让审神者心里有些奇怪的鼓动,仿佛心事被戳穿一般红着脸低下了头。


【最喜欢您了。但是 但...我也知道自己配不上您。即便如此,也是想要传达这种喜欢的心情。我是不是有点自不量力了?对不起,对不起大般若さん。现在睡吧,和我一起。】


听了脱离理智又自感卑微的那个人类的话,付丧神流露出温柔的表情,把一直盯着地面的审神者按进了怀里。


【其实啊,这段时间是为了让你看清自己的心。看吧,果然还是没有能放的下我】这样说着用修长的手指拂去了怀里抽泣的人的泪珠。【别哭了,以后不要再对我用敬语了好吗?(笑)拿出自信来。好了,好了,不许再哭了。再哭下去明天本丸里可是会传出自家冷静沉稳的审神者是个小哭包的传言了。关于感情,我不想让它只停留在喜欢的阶段而是希望它更近一步变成爱。我想成为你的婚刃,你愿意吗?】


怀中的人无言反环住了他的腰,微微点了一下头表示同意,回应了对方的话语。


【其他还有一件事】


审神者抬头仰望对方【请问还有什么事情吗?】


付丧神用引诱的声线伏在审神者耳边低语【当然是关于你刚才说要一起睡的事啊。也不知道你准备好没有,作为未成年人就让我来教导你吧。今夜,请多关照了】


付丧神打横抱起审神者向寝具走去




此时得到消息却被被死死拦在屋外的三人组


龟甲【主人大人(哀嚎)】


长谷部【藏起来也是没用的】


巴形【啊,就在那里】


死死拦住他们的烛台切


光忠【到底发生什么了?为什么你们要这么对我刀派的刃?别看我这样我可是实战武器啊】


一番争斗后,本丸又恢复了往日的宁静。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ps:可能会有些人问为什么为什么上章里长谷部明明已经看开了这章里却又参与了这场战争


这其实是因为。。。。自家从小养到大的白菜要被天降系的刃一波带走了,换你你能坐得住不急吗?


单恋???

单恋???

自家审神者和大般若的长篇连载故事

自家审+花吐症注意


【自家的审神者最近有点不正常】本丸付丧神们是这样觉得。

极化长谷部代替原本的大般若回到了近侍位,其中的缘由付丧神自然也是弄不清的,但不管怎么样,长谷部还是很高兴能回到自家主的身边的。

长谷部怜爱地看着那个把现世宝贵的休假时间拿来批了一下午公文的人

【主,工作好久了,我觉得还是稍微休息一下比较好吧。给,茶】

(双手接过,喝了一口)【谢谢,麻烦长谷部给我沏茶真的是不好意思】

【不,主你言重了,学业繁忙(这个审上高三,过一会会把设定发出来)还来本丸处理公务,有什么需要的记得告诉我】

【嗯(思考)虽然这些茶点很好,但想吃点别的。光忠他们出去远征了只好麻烦你跑一趟万屋了】

话音刚落,长谷部发挥了自己70的机动冲出了办公室

审神者眉头紧蹙面色惨白,胸腔内一阵疼痛随后感觉到一股热流上升。捏住杯子的手用力到骨节处都开始泛白

【呜】一口有些微微发黑的血顺着审神者的嘴角流进了茶杯,血中赫然绽放着一朵全开的樱花进入水中后,血液开始扩散,樱花在水中伸展开来

【主,我忘记。。。!】回来取钱包的长谷部看到坐在那死死盯着茶杯的审神者有一点不对劲

空气中那浓厚的甜腥味让久经沙场的付丧神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主,你怎么了?】

艰难的从刀割般疼痛的喉咙发声【长谷部你别....咳咳】开口后又是一口黏腻的液体涌出口腔

缠绕着血丝的樱花纷纷坠落到了地上。想安慰对方却因为跪了太久腿上一软朝着对方的方向摔了过去。长谷部眼疾手快地扶住了审神者的肩膀,一脸心痛。【主真是的,没有我的时候什么都干不好】

用手抹掉审神者嘴边的血痕,扶着坐下 ,沉重的开口【没有照顾好主的日常是我长谷部的错,但这次果然是因为那个新人吧?(指的是新来不久的大般若长光)因为他才。。。为什么不告诉他本人?】

审神者低头揪住自己被血染污的衣角【我。。。我不想因为我的一厢情愿而波及到那位。我配不上他】

【你,拿出自信来。试着去传达试试,没有试着传达过的事情又如何去断言结局】

长谷部用心良苦的规劝让本来低着头低落的审神者突然抬起头。闪着泪光却犹如宝石般的蓝瞳冲着长谷部笑了【也对啊,要试着去传达呢】

平日里看到这种会很高兴的长谷部心里却有些难受“嘛,这样也好。龟甲和巴形他们也就没法下手了吧。只是陪在主人身边的却不是我啊”

少女的恋慕还在随着时间慢慢发酵,他们的故事才刚刚开始


(ps:自家长谷部比较像那种守着白菜但是自己最终也没有吃上白菜的老父亲。

更接近与一直守着审等到对方长大发现他的心意的那种定位结果却被天降系的刀抢走了审)


当刀刀们听见你在夸他们的演员时(五)

这个当年一时兴起写的沙雕联动脑洞居然一路走来进行到了第五章,目标是写遍所有的小演员安利更多人入坑刀音刀舞(笑)刀刀们和小演员们有那——么好


一期一振

华丽而洒脱的杀阵结束以后,舞台上的演员以一种“天下短胁皆我弟”的光辉笼罩了全场。一期的演员对着鲶尾他们的演员一脸宠溺【真是的,我要想要大介这种温柔的哥哥】

【哈哈哈,原来主殿想要我这种类型的哥哥啊】背后传来粟田口大哥的爽朗笑声

【一期?】

转过头去的你正好对上太刀蜜糖色的眼眸,伸手揉了揉你头顶的发丝,突然脸上温柔的表情消失了。【虽然这是主殿的愿望,但我不会为您实现这个愿望的】

对方脸上的的严肃表情吓到了你【一期,突然之间是怎么了?】

看着有些被吓到的你,一期温柔的表情又回到了脸上【比起主殿的哥哥,我跟想成为主殿温柔的恋人】


压切长谷部

别的本丸正危在旦夕,舞台上那个看起来是文系审的同事马上就要被围攻了。就在时间溯行军即将袭击的千钧一发之际,这个本丸的极化长谷部回来了。【压切长谷部回来了,我的刀刃只为了现在的主人而存在】回来后立刻投入了战斗,吼着疯狂输出着。看着舞台上为了保护主人而与敌方战斗大开大合的身影。

舞台上的二人在对话

“压切”.

“别叫我压切,能这样叫的只有主人”

说着演员的脸上流露出温柔的笑

【琳琳这段感情处理的真的好,对审神者的温和体贴对敌的那种冷然斩杀。两处的身姿是完全不同的】

自家极化长谷部的声音传来【的确,能那样叫我的也只有主你一个人。因为我可是您的刀】

【长谷部??!什么时候回来的!?】

【远征结束了,我来报告一下,正好看见你在这看东西就跟着看了会儿】

正在你感慨极打的隐蔽时,强大的求生欲使你突然想起长谷部估计生气了

【那个,长谷部,你听我解..】

开口解释的话被长谷部扼杀在了摇篮里【他和我不一样】

【对不起(委屈),我并没有拿你们二位来比较的想法】

【知道哪里不一样吗?】

在审神者努力思考的时候,长谷部凑过去轻吻了审神者面颊上的发丝【无论如何都不会让你陷入那种境界的(指即将被围攻的事)我已经回来了,就不会在离开你的身边了】


歌仙兼定

正在写为你而咏唱的和歌的歌仙发现你坐在那边不知道在干什么,于是走到了你的背后。此时的你仍是不知者无畏的插着耳机看舞台剧【琢磨真的是既风流又优雅,杀阵也是如此】因为带着耳机自己都没有发觉的话语出口后,面前突然伸来的手拿掉了你的耳机。抬头看见面前那张熟悉的脸,突然有了一种上课玩手机被老师抓包的感觉。

【歌仙先生?】

【是我在】

因为对方的反应过于冷静,审神者觉着有点不对劲,审神者一直盯着对方看。突然对方那张清秀的脸在自己的面前放大,自己也被抱紧了。

【看吧,没关系,不管你现在什么样,目光到最后还是会回到我身上吧。来咏唱关于我们爱的和歌吧】


【刀剑乱舞】万圣夜

treat or trick


万圣节番外


万圣节夜,审神者带着大包小包的糖急匆匆从现世赶会本丸打算为刀们过圣诞节。回到本丸却发现自家本丸的院子里空无一人,连每次都回来迎接自己的长谷部都不在。

于是回到位于一楼正对院子的办公室打算一边处理公务一边等着大家们回来。本丸就只有这一盏孤灯。渐渐的审神者的心思也越来越不放在上面交代下来的那一摞文件上了,打开社交网站发现现世的人们都在刷屏庆祝节日的到来。【要是本丸的大家也在就好了。嘛,算了,已经辛苦工作一整天了,就不去打扰他们休息了。】宣告辛德瑞拉的华丽舞会落下帷幕的钟声已经敲响,审神者处理文件多少也有了一些困意,盯着白色的纸拉门打瞌睡。

这时拉门上映出了一点橙色的灯火,随后越来越多的灯火聚集在了一起。为了一探究竟的审神者跪在门口打开了拉门却被吓得倒吸了一口冷气。

【切嗣papa!(隔壁fate的master,长谷部刚实装的时候曾经被调侃说长得像他。这里是玩个梗,但是有可能被认为是长谷部黑 ,事先说明一下我是粉)为什么会在这里?您从迦勒底跑出来了?等等,长谷部,是不是鹤那个家伙让你穿成这样的?!】【哇!哈哈哈,果然主被吓到了啊。听我的穿这套衣服果然没错吧长谷部】看着外面穿着隔壁master衣服跪着的长谷部想知道事情来龙去脉的你的发问却被一旁跳出来的鹤丸打断了。

没有理会一旁的鹤,长谷部一脸温柔的望向自家主【抱歉吓到你,我来接你了】审把攥在手里的糖放在了长谷部的手里,摸了摸长谷部的头顶,结果被发质稍微有点硬的呆毛扎到手了(划掉)【这么真是被你们吓到了,万圣节快乐,鹤也接好了这份是你的】说着也向着鹤的方向扔去了一小包糖果

【呀嘞呀嘞,你再这样下去我可是会吃醋的啊

】在院子里与大家站着穿着吸血鬼衣装的大般若长光有些不满的开口。

听见自家正宫发话了,审神者连忙否定并转向了那个方向【不是我没有,您的那份我有好好用心准备的】果不其然看见了穿着华丽衣装的自家恋人以及统一穿着的长船家的各位。旁边一期和鸣狐带着打扮成幽灵和小恶魔的粟田口们。剑走偏锋主打视觉冲击的青江们和女鬼姐姐等人。本丸里的各个刀派都到齐了。脚下放着一盏盏南瓜灯🎃想必刚才的光影便是拿着灯的刀剑们集合时的。

审神者还在思考事情的过程时,长谷部和鹤已经回归到了大部队当中

鹤and长谷部【1.2】

【treat or trick!(不给糖就捣蛋)】院子里的刀齐声喊出这句话的时候,审神者哽咽了。

这是她来到本丸就任的第一个万圣节,大家居然为了这种小节日准备了这么大的惊喜

【happy halloween 】说着她跑向了大家


背景:

审神者:在现世并不过万圣节这种西方节日,但是为了本丸里的大家特意深夜赶回了本丸。因为采购耽误了一点时间 ,体谅劳累的付丧神们所以不打算打扰他们,想着只要在同一屋檐下就好

本丸的付丧神:为了这次万圣节提前准备了好久,服装是博多特批的经费,背着审神者偷偷定做的。为了准备还特意学习了人类的做法,当夜才赶制完南瓜灯。在本丸等候审神者的到来,做好了审神者在现世不回本丸的打算,但还是关灯静候审神者打算给她一个惊喜。十一点以后审神者才从现世赶回来,长谷部发现以后立即嘱咐众人开始准备


也许这就是命运吧,冥冥中牵扯在了一起。愿望与现实的重合,离别与相遇。审神者和他们的故事才刚刚开始。祝万圣节快乐

没有了

真的没了

别往下翻了

骗你的,吓到了吗?

彩蛋

吸血鬼大般若与pockey

脑洞来自某个太太的贺图

送走了各个刀派的刀剑,剩下的就只有大般若长光了。

【听说在你们那,一些年轻情侣都会聚在一起过万圣节。虽然我也不年轻了,但是还是想凑凑热闹所以留下来陪你了】

审神者连忙把精心为他准备好的糖递了过去

【给,这是您的份。能够留下来陪我,就真的很开心了】

【嗯,但是啊,吸血鬼并不是那么容易满足的。嗯,那么就】

那个男人突如其来的危险发言让审神者看向了他。一身华丽的复古伯爵打扮,红瞳和银发在月光下格外耀眼。优雅高贵的站在那里,平时不化妆的他甚至还特意找了人给他画了个吸血鬼的妆。对方抽出了一根pockey让审神者咬住一段,自己则从另一头开始咬了起来。随着那根pockey的不断缩短,对方的脸在自己的面前不断放大,能感受到对方的呼吸。

一个绵长的吻结束后,大般若长光背着月光舔了一下自己的唇【多谢款待】


【刀剑乱舞】当刀刀们听到你在夸他们的演员时(四)

这篇写的时候感觉有很多地方怪怪的

准备好了吗?

要开始了


巴形薙刀

舞台上身着打歌服的演员们正在进行着表演,从幕后出来开始跳着与巴形人设完全背道相驰色气满点的舞蹈

【啧啧啧,丘山先生这个腰还有唱功,不愧是百老汇出来的】

【主】背后那声沉稳的呼唤吓得你一激灵,把思绪拉回了现实

【是巴形啊,怎么了?】害怕对方因为这件事生气的你一边说着一边飞速捂住了自己的手机屏

但于事无补了早已被一直惯着自己的付丧神看得清清楚楚

【主,原来是希望我这么做的来着吗?】说着就随着没来得及关掉的音乐节奏色气的扭了腰

【等下,色气够了,巴形小心你jio底下的高跟鞋,话说你什么时候学的这些东西?】审神者双手按着鼻子防止过于激动流鼻血,一边小心翼翼的开口问道

【这只是回应你的期望而已,也算是我们的故事中的一点小插曲】下一秒巴形把你捞起来抱在了怀里

【比起他,还是我更适合待在你的身边,一起来书写只属于我们二人的故事吧,我身上还有你许多你不曾知晓的事情】

(巴形,你好像巧妙的回避了我的问题欸?还有你什么时候这么会撩的?说吧谁带坏你的?你知道你这样一脸禁欲地说出这种话会是什么后果吗?寝当番预定 划掉 )

ps:其实私心想写巴形生气直接转身离开,婶婶去抱他把他哄回来来着。但考虑了一下巴形的身高193+大高跟。我觉着会有很多婶婶跟我一样一头扎在巴形的肚子上emm。。为了防止这种事情发生所以才弃脑洞的



药研藤四郎

听别人说自己喜欢的小演员演过刀,马不停蹄的开始补舞台剧的你。舞台上有许多好看的小演员而你的目光却只停留在穿着药研衣服的那个人身上。

【谅他真好看】没有过多的言语,脸上的痴汉笑和不断跟随北村谅(药研役)移动而跟随的目光,却出卖了你心里已经是樱飘雪的情绪。

【大将,大将?大将!】叫了你好几声却没有得到半点回应的药研开始满腹疑惑,但看见你脸上的笑容和眼神突然醒悟。突然感觉肩膀上传来重量,在专心看视频的你回头一看是药研在背后环住了你。

【哦,是药研你啊】确认过的你打算继续保持这个状态接着看,在你刚有这种想法稍微转了一下头时,药研发挥他极短的机动精准咬住了审神者的耳朵。

因为有一丝疼痛你很疑惑的转向了他。【药研,突然间这是这么了?】你嗔怪道

【大将,我都在这了,你还要看扮成我样子的其他男人嘛?】看着旁边红着脸支支吾吾吐不出完整字节的你,付丧神笑了。伸出舌尖心疼的舔了舔你轻易被他咬红的耳廓

【来吧,到了治疗的时间了】

(药.药.药研你放开我耳朵。啊,疼,你咬我干什么?嗯?你说这是惩罚?好了好了别闹了啊。{路过的一期}一期!快来救我???你这带着一脸自家孩子长大了的笑容走掉是什么意思?)




膝丸

随着舞台上舞台上的演员的陆续出场,一直在疯狂寻找某个身影的你突然眼前一亮【Akira(洸)】

高野洸的这个洸发音比较特别,一般的洸都是读作ko的。也许是有一部分因为这个原因让你在他还是dream5时代就有很深的印象。但出于各种原因你对他的印象也一直停留在那个笑起来眼睛会弯成一对月牙的少年那。画着膝丸妆的那个人甚至还显得他有些凶

【天,Akira真的是长大了,胳膊上的线条和体型真棒。跳舞的力度自然也是不用说】被现状打破固有印象的你不由得感慨道。屏幕上的人突然笑了,还是那熟悉的一双月牙【是啊,就算时间流逝了,但他还是当年的人啊】你也对着屏幕回以相同的微笑

【这样对着传达不到的人笑真的好吗?我可是源氏重宝膝丸,主。我希望你这个笑容是为了我】目睹了全过程的膝丸开口道

听见这些话的你笑容僵在了脸上,随后笑容逐渐消失表情恢复了平静。转向膝丸的方向灿烂的笑了【当然了!】

和解后,审神者坐在膝丸的怀里继续看着舞台剧,这时恰好放到日替部分。屏幕上的三浦切(三浦宏规役的髭切)对着观众席开口问道【弟弟的名字是?】背后传来了低吼【hi~za~ma~ru啊,阿尼甲】这声音吓得审神者一抖

(膝丸你去给我跟你哥去喂马!变成马饲丸还是马粪丸都随你哥的开心。我知道你吃洸的醋了,但是你能不能理解我对他那种自家儿子长大了的老母亲自豪的心情?知道传导不到,那你对三浦切闹什么?)

PS:其实传达不到这个梗写起来心里有点难受。毕竟在现世膝丸才是传达不到的那一方啊。对不起,我感觉自己狠狠地喂了自己一口玻璃渣


{刀剑乱舞】太刀乱?大兄弟你谁?

本丸男刃的年龄操作  审神者大危机???!(二)

看MMD后的脑洞 所以成年体的长相与视频中的基本相同

年龄操作注意,封面截图出自视频AV9159051

背景依旧是大家喜闻乐见的短刀变成年体(后期可能魔改)

乱藤四郎

那种从本丸财政大臣博多那批下来的小判,审神者去万屋剁手给乱买了条超华丽的小裙子。兴致来了的你赶回本丸想让乱赶紧试试。打开乱房间的拉门,审神者手里的小裙子“啪”的一声掉在了地上。脑内:大兄弟你谁?(划掉)没听说时政说会有新刀剑显现啊?等等,这个衣服?四条杠?太刀?粟田口大家长实装了?!(粟田口制服袖口处的白杠太刀四条 打刀三条 胁差两条 短刀一条)【请问阁下是哪位?】【主人】巨大的冲击力让你这时才认出来面前这个蓝瞳金色长发在背后扎成一束很有气场的美型青年是乱。【乱?】【是,主人】试探着开口却得到确定答复的你呆在了原地,不过鉴于自家本丸曾经发生过这种事(上章的药研成年体)让你很快冷静下来。【乱,你先告诉我现在是怎么回事?还有你身上的衣服,吓得我以为你家大家长实装了】一边说着一边坐下拾起裙子的你抬起头的时候发现乱那张早已完全褪去青涩的脸已经凑到了自己的面前。比出噤声手势的乱歪头眨了下自己宝石蓝的眼睛【是秘密哦,主人来找我是因为这条裙子啊,但是现在也穿不上了。我倒是有东西想送给主人的,不如。。】乱去墙角的小箱子里翻找出一套衣服放在审神者的手中。【这是?】【我以前出阵服的改造版,比起我还是主人更适合这类衣服。因为主一直买衣服给我,多少我也想回赠你一点。让你尝试一下不同的风格,顺路一提,那件和我现在身上这件是一套的。好了,快点穿上试试】说着很自然的伸手解开了审神者的腰封,一边死死按住自己的衣服一边看向旁边那个一脸正直的付丧神【乱!你到底在干什么?】稍微有点责备的口气审神者说完就感到自己说的有点过分了。对方一副仿佛受了很大委屈的小孩子表情【帮主公换衣服而已,主人是讨厌乱了吗?哦,对是讨厌我。不想让我在这,被狠狠地嫌弃了】面前气场强大的付丧神一瘪嘴马上就要哭出来了。【对不起,不是讨厌乱啊。乱最好了,乖乖乖】对方眼中的泪花立即消失了,浮现计划得逞的小【那么说,你允许我继续呆在这里了?那我们继续吧】(审神者内心:欸?怎么感觉我被套路了???)乱很快就帮自己换好了衣服。审神满脸通红地想要告别离开。站起来却被身后的人圈住了腰动弹不得。乱伏在耳边【之前已经让你随心所欲过了,但我不管怎么说可是个男人(指的是审审以前天天给他买女装而他不得不穿的时候,还有更过分被忘记性别的时候)该有被我摆布的觉悟了吧。由我穿的就由我来褪下吧。】

晚饭时,寻找审神者的长谷部他们赶到现场时,成体乱还抱着审神者在被子里睡得正香,后来发生了什么我们就可想而知了。

背景:大药研坐在实验室里研究解药而乱突然闯了进来【药研,那个会让人变成年体的腰还有吗?我不想让主人再拿我当女孩子看了。明明年龄比她大那么多,还是个男人却落到现在这个地步】【让你平时别那么惯着大将你不听,药在那边的桌子上你自己拿】【什么嘛,明明药研比我更宠主】乱拿过药剂一饮而尽,回到房间换上提前准备好的衣服。恰好这个时间审神者回来了看见了乱的背影

药研【看起来新药的开发也得抓紧时间了】

本丸还会发生什么样的革命事件呢?敬请期待下集



不行,我要来水一发,那个沙雕测试居然这么正经。一个沉在大般若沼里无法自拔的孩子又想给他写文了

药研成年体?!审神者大危机

本丸男刃年龄操作  审神者大危机??!.

 看了年龄操作的大药研(打刀)MMD后的脑洞,大药研真的超撩

背景还是大家喜闻乐见的短刀变成年体(后期
可能会魔改)

药研 藤四郎

由于时政咕咕咕,你留在本丸处理加急的公文一直熬到了凌晨天微亮的时候要回现世。一直陪在你身边终夜未眠研究药物作用的药研开口了【大将,这个时间让你一个人回现世有点不太放心,送你回去吧】考虑到药研也是为了陪你才以研究药物为名一夜未眠,心里愧疚想让他好好休息【我没关系,倒是药研你应该好好休息一下了,现世的传送阵离家很近的,因为我的原因你没睡我很自责的。好了,快点去休息吧】说着你把犟不过你的药研推出了自己的办公室以后返回了现世。受了药研嘱咐要【要注意安全】的你在天朦朦亮的时候独自走上了回家的道路。也许是因为天色还比较暗亦或是通宵工作没有好好休息的原因,你居然平地摔了?!试图爬起来却发现自己的脚踝已经不争气的肿了起来,腿上也有多处擦伤。只能站起来一瘸一拐的移动。计划自己慢慢挪回家然后剩下的等过后去医院处理一下。就在你一个踉跄失去平衡马上就要和大地母亲来一个亲吻的时候,一只白皙又骨节分明的手把你捞了起来阻止了你下一步的动作。随后感觉身体突然悬空了,突然被别人抱起的你本能地想要挣扎【大将】听到了那声熟悉的呼唤自己慢慢冷静了下来。抬头望向了那令人安心的自家刃的脸,但这次不是安心却是巨大的惊吓【药 药研?!你什么时候长大了?】映入眼帘的是一个黑发浅紫眸的成年男性的脸,体态纤长 大约身高在180左右。由于你太震惊一直盯着药研的脸看,被盯着的人云淡风轻的开口了【大将,居然这么看的这样入迷?我的脸有那么好看吗?】【好看啊当然了(捂嘴)因为这是曾有一次在梦中想象的你成年后的样子啊】大药研很宠溺的笑了【哦,那么原来在梦中也是在想着我的对吧?这么想确认是不是梦境的话不如触碰一下试试】说罢药研让你用一只手环住他的脖颈,低下头,拉起你的另一只手放在了他自己的脸上。指尖传来他皮肤温暖的触感而自己脚踝的疼痛也在提醒着自己这不是一场梦。【好了,言归正传,关于这次受伤嘱咐过你要让你小心一点的吧,大将】【对不起,药研】稍微有点责备的语气让审神者不由自主的道歉了。【这并不是在责备大将你啊,是因为受伤后一旦留下疤痕我会心疼的】【等一下,药研你先把我放下来,我很重的不要勉强自己】审神者这时候才后知后觉的想起自己还一直还在被药研抱着的事情。对方露出了温柔的比起【不重啊,而且差不多你也要慢慢适应了,以后像这种,还有比这个还要过分的接触还多着呢。好了,到了治疗的时间了,回我们的家吧】 


其实事情的过程是这样的审神者有一段时间忽视本丸里的药研,眼睛一直直勾勾的看着一个疑似药研成年体的生物一边嘀咕【药研长大以后真好看】

药研发动了技能“嫉妒”技能效果:开发新药速度+30%

终于在你加班那天凌晨研发成功,喝下去变成了成年体药研。去现世找你正好碰见了审神者失去平衡即将摔倒的时候 

药研:既然新药已经研发成功了,不如批量生产给本丸里其他短刀试一试(笑)到底还有什么在前方等着审神者呢?尽请期待下集


截图和脑洞来自

【MMD刀剑乱舞】打刀薬研的LUPIN【年齢操作模型】_哔哩哔哩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3505422/?spm_id_from=333.788.reco_list.2


当刀刀们听见你在夸他们的演员时(三)

当刀刀们听见你在夸他们的演员时(三)

山姥切国广

屏幕上放着别家本丸的军议,被被的演员被逗得笑成了一团被被。演员碍于人设只能不停憋笑,以至于从外面看来只能看到一团颤抖的被单。当小演员终于冷静下来抬起自己有点婴儿肥的小脸的时候【啊,荒牧被他真可爱,真想把被被从被被身上揪下来看看他的笑颜啊!】这时你有了一个危险的想法(揪被被)

这时在你的身旁路过了两只被被,你准备将这个危险的想法付诸实践

你选择            A向左抓              B向右抓

A恭喜您进入山姥切国广线

你伸手抓住了被被后揪住了他的被单打算把被被的脸露出来看笑颜。【放开我,主你那是什么眼神?你要干什么?】恭喜玩家山姥切国广红脸并开启技能死活保护被被模式(该技能可持续N回合)【没什么啦,只是想看看你笑起来啊,毕竟你这么漂亮】听了这句话的被被红着脸把自己的被被往自己眼下拉了一下【不要说我漂亮】【你是真的好看啊,快放手吧】叮玩家山姥切国广CPU温度过高已停止工作

(被被你真好看快给我笑一个,等等我这一脸痴汉笑?这种调戏良家妇女的感觉???!被被我错了对不起!土下座  真的对不起!别闹了,快点冷却下来啊)

B恭喜您进入山姥切国广【极】线

你伸手揪住了路过的条条(误,其实是极化被)【呐,国广你笑一个好不好,你看看这个演员他笑的多好看】【不准说我漂亮,但为了回应你的期待,不会辜负你的期待的】极化被他自信又充满骄傲的对着你笑了【我就是我,是你的刀,是你的杰作】

(这一脸自信的笑真好看,等等被被你什么时候这么会撩了?时政呢?你是不是在我家被被去修行的时候给我偷偷换了个刃回来?)

小狐丸

小狐丸坐在你旁边仔细的梳着自己引以为傲的光润皮毛,你却放弃了本尊死死地盯着小演员

舞台上的小狐跳着和平时温和印象不同的充满力量和狂气的舞蹈【北园跳舞真好看,这个力度,啧啧啧,真好】一旁的小狐默默地放下了手里的梳子【主人看我这身皮毛怎么样?】【很好啊,一如既往地有光泽啊】小狐丸笑了并牵起了你的手【别看我这样我可是有野性的,主人你就跟小狐我一起跳舞吧】他牵住你的手微微用力把你引向了他,手扶在你的腰上带着你跳起了优雅的华尔兹。本来好好带着你跳着舞的对方突然停了下来,你自己则猝不及防的撞进了他的怀里。【让我来作弄你一下吧,嗯?没听错的话是想要公主抱的吗?】

(等等,狐球我什么都没说你听错了。放下我。放。。。。。算了这样被抱着也不错。不对,你这是要往哪走?!)

三日月宗近

A恭喜您进入黑羽麻璃央线

看着屏幕中跳着《汉道》衣着暴露色情的(划掉)大面积后背都裸露在空气中的三日月小演员【麻璃央这次一定吸了不少粉,这个后背的弧度和皮肤光泽度】然而你的一脸痴汉笑被三日月看见了。【姬君这是看见了什么才开心成这个样?让老爷子我也来看看】话音刚落就把头转向了屏幕,你不好反对这个老爷子只好放任他看了现世的舞蹈。【嗯?原来姬君你好这口?】审神者【我????我不是我没有,老爷子你在干什么?!】那边的三日月却也是开始慢慢的脱去了自己的狩衣任凭自己的肌肤暴露在了空中。【三日月你快把衣服穿回去,都这么大年龄了别冻感冒了,啊】审神者的手被三日月抓住了按在了他胸前坚实的肌肉上【哈哈哈,摸吧摸吧没关系,这就是所谓的肌肤接触吧】审神者受到冲击过大已失去语言表达能力

(三日月我不会狩衣的穿法你会吗?诶?你不会?完蛋,你家的人要是看见你衣衫不整的从我房间里出去我会不会被三条大佬们盯上?审神者限定瑟瑟发抖式害怕)

B恭喜您进入铃木拡树线

舞台上的白三日月为了结束所谓的轮回在和山姆切国广进行最后的战斗,白衣翩翩容颜依旧却不是从前那个成天装傻却一直默默守护本丸的人了。你哭的稀里哗啦的【为了结束试炼和那曾经无法改变的结局,最后的最后还是如此优雅而从容的挥出利刃,不愧是神一般的铃木啊】一旁的三日月宗近把你揽了过去【近我身来,遵从初心的人吗?甚好甚好。但是我不会允许让我家主为了一个长得像我的人哭泣啊,乖别哭了啊】

(等等你这个哄孩子一般的语气是什么回事?嗯?三。。。天下五剑中最美的张脸真好看,审神者战线崩坏)

小剧场

大包平:长得漂亮了不起啊?我可是刀剑美的结晶

三日月:抱歉,长得漂亮就是可以为所欲为。对吧,数珠丸?

数珠丸:对,叫宗三来不?

三日月:不用

石切丸

舞台上的男人拿着御币沉稳的低头在祈祷着【啊,低头祈祷的崎山翼真好看】【哦呀,在谈论御神刀我吗?】听见背后那个熟悉的沉稳的声音审神者转过了头。果不其然的发现发现挡住自己视线的是石切丸。【嗯,那个男人在祈祷的时候真的很好看啊,对吧石切?】对方笑着摸了摸审神者的头顶,蹲了下来【知道吗?我在化成人形前一直都在祈祷和你的相遇啊,但掌握分寸和忠于职守都很重要。如果你想看的话,可以特别为了你祈祷一次】对方抓住了你的手开始把你护在怀里手把手教你御币的挥舞方式

(石切丸?你的御币是从哪里拿出来的?这种奇怪的安定是怎么回事?沉稳温柔的男人真可怕)


当刀刀们听见你在夸他们的演员时第二弹

当刀刀们听见你在夸他们的演员时(二)
加州清光
【流司这套真的既华丽又可爱】你看着单骑出阵中清光役的演员跳的《情热のsymphony》不禁感慨出声(那套类似于大裙子的衣装外加小高跟)。无声无息站在你后面的清光皱了下眉头走开了。过了一会穿着王子衣装的清光出现在了你的面前,对你行了一个绅士礼。【我会变得更可爱来讨你喜欢的,我会以他做不到的身份作为你的王子来守护你的,所以说~主你最疼爱的人是谁?今后也请多多关照了】说完后清光对着你眯起好看的红瞳笑的很可爱
(王子sama?好好好,审审最爱的是你,真的好可爱啊,王子啊真好但其实清光可爱一点向我撒娇也是可以的啊)
髭切
屏幕上放着源氏兄弟的部分,看到把自家弟弟欺负的哭唧唧却又笑的一脸阳光的小演员【奶浦他笑起来真好看,学芭蕾的人果然仪态超优雅,长相精致的精致的像个洋娃娃】路过的髭切【????】笑着开口【主】【嗯,有什么······!】听见呼唤的审神者转过头去却发现对方精致的脸在自己的眼前不断放大,最终停留在一个危险的距离。你盯着对面的髭切【哦呀,做了千年的刀了,大部分的事情都已经不在意了呢。嫉妒会让人变成恶鬼,那现在在嫉妒那个男人的我。是不是应该作为鬼切来斩杀自己呢?】对方说话是的吐息尽数喷在了审神者的脸上让审神者红着脸别过了头。髭切却笑得一脸软糯人畜无害的开口【哦?主你难不成是害羞了?】(o゜▽゜)o☆
(等等你难不成是在吃醋?身为源氏宝重你吃一个人类的醋髭切你这样真的好吗?等等,你把本体对着自己干什么?停,乖,审审抱抱你你别闹了好吧。稍等一下,你这个一脸得逞的笑容是怎么回事?髭切你这个白切黑居然敢套路我?!)
岩融
你很羡慕的看着岩融役把今剑役轻轻松松的扛在了肩头还满场乱跑进行饭撒时脱口而出的一句【大地他啊又高又元气,好像还很有力气,有点羡慕小天狗役啊】抱怨却被一旁的岩融给听了去,爽朗笑着走了过来【啊哈哈哈!并不是身材高大而是主人你太小了】说着岩融便站在了你的身前,前方的光亮被他挡的严严实实。【主人哟,真是因为身材高大作为武器才能更好的保护你啊。你只需要站在我的身后,阻碍你的一切就由我来扫除,由我来保护就好了。说起了主不是羡慕那个男人举起来的人吗?那么我么你也来试试吧】说着岩融向你伸出了手。你很感动的接受了他的提议,岩融伸出手要把你举起来,这时你突然意识到【等等,这有点太胡闹了,停!要到天花板了!岩———】嘭(撞到天花板的声音)!!!
于是这个本丸的主幸福的昏过去了(其实是撞昏了) 主厨三人组和岩融真刀手合被光忠和歌仙强行拦下了教育了一顿以后,本丸又恢复了往日的平静,可喜可贺,可喜可贺。